ra

文:


ra那奇装异服修士眼中闪过一缕异色,抱拳打礼:“前辈若是不嫌弃,晚辈辛无痕愿意“疾!”林轩一点指,与前几次使用符宝时的情形略有不同,此剑一阵晃动,飒然变成了三尺青锋,林轩将其握在了手中但仇视却并不受此限制

在冰火岛之时,他曾经下苦功夫钻研过《璇玑心得》,就阵法知识虽然算不上大师,但也远胜同阶修士轰!白骨盾与芭蕉扇的表面,顿时燃起了熊熊黑炎,隐隐还有嗤嗤声响传入耳中,这是林轩用魔婴直接对两宝进行祭炼“师兄,老祖上次说他闭关,需要大约一年,如今已经超出了近三十天,怎么一点音讯也没有?”一身穿灰布长袍的修士,满脸担心的开口ra 而吸收了他所喷出的精气以后,那宝扇迎风狂涨了起来,直径丈余,表面的符文变得越发清晰

ra“哼,刚才那两个修士的味道不错,一会儿你们也会变成本尊的血食如此一来,他倒也生出几分指望,反正已经上了贼船,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苦撑下去青光之中,已将天魔拟容术去除,恢复了本来面目

怪物自然不肯坐以待毙,然而又哪里躲得及,顷刻之间,就被捆了个结实此人倒也并不含糊,当先引路,林轩脸上露出一丝赞许,滴溜溜一转,魔气翻涌,跟在身后念及至此,辛姓修士心中忐忑,生怕林轩拉着他一起闯了ra

上一篇:
下一篇: